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411彩票

联系电话:13988888888

联系邮箱:8888888888@qq.com

联系地址:江苏XXX市XX区XX路88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中外2020年度“热词”盘点 你最常用什么流行语?

2021-02-24 00:14:46 浏览: 168次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逆行者”“后浪”“带货”“双循环”“爷青回”“奥利给”……即将过去的2020年,哪些流行语你常挂在嘴里?往年的流行语你还记得多少?

近日,多家机构相继公布2020年度十大流行语。作为时代的产物,流行语反映了一定时期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事物和现象,记录着社会发展演变,并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人们的精神状态。语言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而变迁,流行语更是处于不断变化之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些流行语热上去,但只有这些兼顾社会价值和语言价值的流行语,才能禁得起时光的检验。

“全民流行语”呈增多态势

从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退职多年的何伟渔教授,一到年末就关注着各个机构发布的年度十大流行语,今年也不例外。“每年的大事可都在这流行语上面呢!”何伟渔说。

流行语,并非新事物,但它带有鲜明的时代印记,记录着不同时代、不同年份的故事。与以往相比,今年的流行语有什么特征?

“首要特征是量多。”何伟渔说,今年新概念、新成语丰富多彩,是流行语的“大年”。其次,受新冠脑炎疫情影响,抗疫是去年的年度主题,很多流行语会自然而然地与疫情防治、复工复产等大事高度关联。“比如在《咬文嚼字》公布的十大流行语中,就有7个词和抗疫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

记者注意到,在目前公布的多个“年度流行语”版本中,除了“逆行者”“后浪”外,“云监工”“不约而同”“武汉加油”等词句也多有入选,由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商务印书馆等联合承办的“汉语盘点2020”公布的五大候选国外词中,“口罩”“抗疫”“逆行者”“健康码”等4个词与抗疫相关联。

在全省人民同心战疫的背景下,人们的关注点比较集中。“前几年,流行语‘区块化’态势显著,不同年纪层次、不同社会群体、不同社会背景有不同的流行语,在全社会流行的‘全民流行语’比较少。”《咬文嚼字》编辑部主编黄安靖表示,今年的“全民流行语”呈增多态势,像“人民至上,生命至上”“逆行者”“后浪”“直播带货”等,都为大众所熟知,在全社会流行。

流行语之所以流行,一定是因为使用的人多,但并不是所有出现频度高的成语就一定能入选。“国家语言资源监测与研究中心在推选流行语时,首先是通过词汇时空运动模型及相关算法从语料库里提取本年度的候选词。”中国传媒大学院长邹煜说,随后会对候选词进行人工筛选,再组织专家进行研讨评议。

社会价值和语言价值正成为推选流行语的重要标准。“具体而言,体现在反映时代特征、弘扬正能量和引导英语生活三个方面。”何伟渔觉得,前两个方面在去年全民抗疫的背景下得到充分诠释,第三个方面主要指的是入围的词句是否在结构、语义、用法上有所创新。他举例称,“飒”本来是拟声词,用来形容风声,但如今已成为歌颂鏖战在各行各业女人同胞的常用语。

纵观近些年来的年度流行语,种类繁杂,包罗万象。其中,不少成语已步入汉语词库。“我们选流行语,是要选能否在社会上留传下去、今后步入汉语辞典的词。如果是仅拿来揶揄、纯属恶搞的词,说说可以,但要作为流行语选下来向社会推广,还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标准。”黄安靖说。

感知社会发展心跳

年年就会形成大量新的流行语。在邹煜眼里,流行语可以说是全民语言狂欢。那么,流行语是从那里来的?

“流行语在每个年代都有,每一代的流行语构建起了每一代人奇特的记忆。”何伟渔说,改革开放前,大家口口相传的流行语多与政治相联,后来反映社会各领域新事物新观念的词句日渐增多,尤其在步入互联网时代后,网络流行语大量出现,流行语变迁速率推进,原本只在某个群体内部使用的成语可能顿时走红。

语言是一面穿衣镜,如实反映着社会生活的变化,流行语则是种种变化最简约的“记录仪”。“通常它的形成与特定的事物、现象相关联,也许是社会风波,也许是态度抒发,也许是因为成语本身有趣开朗,从而引发人们的广泛关注。”国家语言资源检测与研究平面媒体中心所长杨尔弘表示。

“在记录社会变革方面,流行语发挥着很大作用。”邹煜说,特别是近年,“中国梦”“新常态”“打虎拍蝇”“供给侧”“双循环”等一批政经领域的主流文化词汇演化为大众生活流行语,有时候回顾以往发生的大事,通过搜索当初的流行语就可以迅速激起记忆,“这正是由于流行语本身与社会生活密切相关。”

语言也是心灵的描画,流行语在某种程度上折射出人们在一定时期的态度和期望。之所以被挂在嘴里,往往是导致了使用者的情感共鸣。不管是前几年出现的“压力山大”“宝宝”“我太难了”,还是去年火了的“打工人”“凡尔赛文学”,都已成为许多人自我嘲讽的减压用语。

“流行语一定程度能为你们提供一个情绪释放通道,为产生社会共识和群体包容提供弹性载体。”何伟渔说,这类流行语常常带有诙谐嘲讽色调,自嘲中不失自勉,呈现出豁达向下的人生心态与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期盼。

在中国社科院新媒体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黄楚新看来,流行语是社会焦点问题和情绪的直接反映,盘点年度流行语才能帮助我们透视社会发展的新变化新现象,对社会发展心跳产生精准感知。

回顾过去的年度流行语时,人们会发觉:有的流行语能始终延用至今,而有的则逃过“来也匆忙,去也匆忙”的命运。

“有些新成语的形成与特定风波有关,等风波过去,这个词的使用频度便会急剧增长,比如‘千禧年’,在2000年前后用得最多。”杨尔弘觉得,一句流行语能够被大众留传并常年存留,在于它对自身反映的社会生活是否具有常年影响以及它在语言系统里是否具有不可替代性。

“‘正能量’‘给力’‘点赞’等词现今还在用,‘神马都是浮云’‘蓝瘦排骨’等词渐渐淡出视野,这也是语言自然流变的过程。而这些变化,归根到底是因为社会在进步、国家在发展。”何伟渔表示,有些词似乎流行时间短,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它们确实在生活中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沉淀出来的才是精华

互联网时代,是网路流行语兴起的时代。从不同机构每年发布的年度流行语来看,网络用语的占比呈显著上升态势。今年6月,教育部发布《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2020)》。报告强调,网络语言经历了从“舶来品”到“本土化”的发展路径;它呈现给公众的样态,从原本的“多语码化”发展为当下的“多模态化”;它不再是当年网路达人、“大虾”等“小众”的专利,而成了网上网下的“大众”所共用、共有、共享的语言产品。

在网路语言正全面走入现实语言生活的背景下,不少学者抒发了自己的忧虑。他们觉得,网络流行语在反映时下社会生活的同时,也对传统精典文化和主流价值观带来不小冲击。尤其是部份网路流行语在非理性传播过程中,带有显著反叛、污损等亚文化色调,极易影响中学生社会文化心理和价值观养成。

杨尔弘强调,对于网路流行语要有所分辨,其中有些是积极的,有些带有粗鄙化、低俗化倾向。针对前者,无论是公民还是媒体从业者,都应自觉谴责,有关部门也应强化监管,营造清朗的网路空间。

“网络流行语的大量出现,客观来说的确丰富了我们的词汇。”何伟渔说,应该遵循积极开放的心态去看待。总的来看,低俗负面的语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沉淀出来的才是精华,有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网络流行语多,年度流行语的版本也不少。“多家机构发布多个版本的年度流行语,这是好事。由于所使用的数据库和算法不同,结果上肯定会有所差别。”邹煜说,但这表明你们对流行语都太关注,从不同角度去呈现、解读,形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状态新语言 的词汇,这是社会多元与多彩的彰显。

邹煜还提及,流行语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代表时尚,但不见得适宜所有人。“社会大众不可能也没必要用尽所有信息。对一些‘热词’,大家有陌生感也很正常。”

流行语反映时代演进,并不是时代的全部,更不是我们生活的概貌新语言 的词汇,它只是反映了个别侧面。专家们表示,语言本身具有反向打造作用,当我们选择语言时,语言本身也会反过来打造我们的思维,会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文化内涵乃至思想深度。面对形形色色的流行语,切不可盲目随大流。

老王